首頁 偏方 養生 草藥 穴位 方劑 書籍 中藥 視頻

中醫理論

秘方欄目: 內科 外科 婦科 男科 兒科 腸胃 泌尿 肝膽 肛腸 骨科 神經 呼吸 皮膚 腫瘤 美容 滋補 延壽 心腦 食療 按摩 治方大全

中醫學術之理論特色 疏調氣血矯枉糾偏

中醫中藥秘方網 www.dznvpi.icu 發布時間:2018-05-14
•中醫臨床診療實踐的最大特色是在識病的同時辨證論治。
 
•中醫在顧護脾腎先后天的基礎上,整體調節的思想在防治難治性疾病、復雜性疾病、功能性疾病等方面有自身優勢和特色。
 
中醫藥學凝聚著深邃的哲學智慧和中華民族幾千年的健康養生觀念及實踐經驗,是中國古代科學的瑰寶,也是打開中華文明的鑰匙。深入研究和科學總結中醫藥學對豐富世界醫學事業,推進生命科學研究具有積極意義。
 
中醫學術之理論特色
 
中醫理論體系是在漫長歷史里,大量的社會醫療實踐過程中,歷代醫家們根據不斷觀察、反復探索,通過司外揣內、取類比象等思維方法,逐漸綜合概括形成的。經過了千百年實踐的檢驗顯示出其正確性,并有所發展創新。
 
統一與平衡的生理學理論
 
人與自然界是難以分割的共同體,人的生命活動在相當程度上受著自然力量的支配和影響。《黃帝內經》認為“人與天地相參也,與日月相應也”。人與社會環境也是統一的,人們由于社會地位、生活條件、飲食情況、適應能力等的不同,在體質上出現差異。
 
人體自身的統一與陰陽的動態平衡是生命健康的基石。中醫學認為人身是陰陽矛盾的統一體,在生理狀態下保持著人體形質與功能的統一與協調。
 
人體陰陽各項生理機能的動態平衡與協調,是依靠人身氣機的升降、出入、消長、轉化、循環活動的正常運行而實現。就臟腑總的功能活動規律和趨勢而言,則又與其在身體內所處的位置有關。反之,“出入廢則神機化滅,升降息則氣立孤危。故非出入,則無以生長壯老已,非升降,則無以生長化收藏”。《黃帝內經》曰:“升降出入……四者之有而貴守常”,在正常的情況下,人體之氣亦不離陰陽,二者處于動態平衡和諧之中。
 
氣機失常的病理學理論
 
邪氣能否使人發病與人體內之正氣盛衰有關。因此《黃帝內經》指出“正氣存內,邪不可干”“邪之所湊,其氣必虛”“風雨寒熱,不得虛,邪不能獨傷人”。當氣機之升降因紊亂而失司時,則該升者不升反降,應降者不降而反升,則臟腑氣機逆亂不順。若三焦之氣機轉化失常則新陳代謝障礙而紊亂,致攝入體內之水谷精微不能轉化為生命所需的營氣、衛氣、水津諸液等,反而釀成痰飲、濕濁等能危害人體的病理產物。若氣機紊亂引起循環不暢,則血滯成瘀為害更劣。正邪交爭,人體氣機紊亂導致臟腑經絡氣血陰陽發生極其復雜的病理變化。
 
重視個體化的診斷學理論
 
長期以來,中醫診察病證都是依靠前人積累的經驗和認識成果,通過醫者自己的思維和眼耳鼻舌身等感覺器官,對患者望神色、聞氣味、問病情、診脈象,收集對于病證的有關信息,進行臨床辨證。《靈樞·本臟》曰“視其外應,以知其內臟,則知所病矣。”《難經·六十一難》云:“切而知者,診其寸口,視其虛實,以知其病在何臟也”。古代醫家強調望、聞、問、切四診合參,認為只有四者合參方稱全面。喻嘉言認為“四診,醫家之規矩準繩也,四診互證,方能知其病源”。
 
中醫對病人進行臨床診斷的個體化特色源于辨證理論。同病異治或異病同治的案例一般都以證為依憑或隨證而轉移,其著眼點全在于患者所罹證候之異同。喻嘉言《寓意草》云“若證未辨陰陽,未辨疑似,縱有深心,無可奈何耳。”
 
《黃帝內經》對于問診的性質和作用非常重視,認為應盡可能地使詢問的內容貼近生活。因而在《素問·疏五過論》中均明確指出“凡欲診病者,必問飲食居處、暴樂暴苦”“離絕菀結,憂恐喜怒”。又說“診病不問其始,憂患飲食之失節,起居之過度,或傷于毒,不先言此,卒持寸口,何病能中。”如此貼近生活的詢問,蘊藏著較濃的人情味和人性化的氣氛。唐代醫家孫思邈診病非常貼近患者且十分同情其疾苦,特別提出對來診的任何病人都應“普同一等,皆如至親之思……見彼苦惱,若己有之”等。將心比心的人性化診察方法,使醫學診查操作人性化,可以增強患者對醫生的信賴,提高治療的依從性,是中醫診斷學理論的一大特色。
 
疏調氣血,矯枉糾偏
 
在治療疾病時,首先要求擺正醫生與病人的關系,一切從患者的實際出發。《黃帝內經》提出“病為本,工為標,標本不得,邪氣不服”,認為“凡治病,察其形氣色澤,脈之盛衰,病之新故,乃治之無后其時”“不適貧富貴賤之居,坐之厚薄,形之寒溫,不適飲食之宜,不別人之勇怯,不知此類,足以自亂,不足以自明”,要提高治療的針對性,“必審五臟之病形,以知氣之虛實,謹而調之”。
 
中醫學術之實踐特色
 
中醫臨床診療實踐的最大特色是在識病的同時辨證論治,這在中醫經典《傷寒雜病論》中已獲得充分體現。如在“太陽病三日,已發汗,若吐、若下、若溫針仍不解”的“壞病”治療原則,便明確提出了“觀其脈癥,知犯何逆,隨證治之”的辨證論治診療原則。中醫臨床中,廣泛運用著“證”(全稱為“證候”)的概念,這是中醫學卓越的認識成果。證是疾病過程中階段性的本質反映,它以一組相關的脈癥表現出來,能夠不同程度地揭示出病位、病性、病況、病因等證候之病機要素,對機體病變的主要屬性和反應狀態給予了高度概括,從而為治療提供依據并指明方向。這種在識病的基礎上詳析病機,精準辨證的診斷方法,是中醫臨床實踐中的固有特色。病名與證候的縱橫交織,互相結合,便構成一個能充分體現中醫實踐特色的完整的醫學診斷模式。
 
證候概念的內涵與外延結構嚴謹、層次分明,能以較完整的形式表達出較豐富的病機內容。證存在著三個大的結構層次,即核心證候、基礎證候、具體證候。而具體證候的形成又賴于病位指征的補充,且臨床所見之具體證候又以復合型者居多,而且處于動態之中。其分類基礎與核心是氣血、陰陽、虛實、臟腑、寒、熱、瘀、濕、風、痰、火等基本概念的綜合,如陰與虛皆是核心之證,陰虛即是基礎證,若病位在腎,則腎陰虛便是具體證。余可依此類推,證與癥狀和病名之間既有聯系,又有區別。
 
由于每個患者體質各異,會使其證候本身發生相應的變化和變異,因此在分析病機判斷具體證候時,應看到各種有關因素的影響和表現,仔細地進行鑒別。在常見的類似證或疑似證候之間均有鑒別的規律可循。
 
辨證論治的具體操作通常有三個步驟、四個環節。步驟一是從四診獲得患者所罹病證的有關信息而形成其證的初步印象。步驟二是根據此初步印象鑒別有關證候之間之疑似、主次、兼夾等情況,以修正或完善印象。步驟三是綜合、分析、判斷,最后敲定可供確診之證名,為治療提供依據、指明治療方向。
 
四個關鍵環節,即遵循中醫學的理、法、方、藥四者之間固有的邏輯聯系,結合患者體質、病史、生活與工作環境等實際情況,綜合思考,據證確定相應的治療措施。一是析理,即對已確診的證候進一步求因,定性、定位、明確病機特點,觀其動向。二是立法,根據確診的患者證候之病機特點,制定出既全面又針對性強的具體治療方法。三是選方,按照具體治法的要求,精選可供化裁使用的成方,自擬足以體現既定治療法度的新方以供啟用。四為用藥,所選諸藥皆按本草四氣、五味、歸經、升降、浮沉、補瀉、走守、剛柔、滑澀、散斂、有毒無毒等各自之特點,尊重《藥典》劑量,安全為先,結合師傳及醫者個人的用藥經驗,依據君臣佐使有序配伍以供治療。
 
中醫學術之歷史優勢
 
2000多年來,我國歷代醫藥學家,根據長期的社會醫療實踐獲得的認識成果,留下了許多醫藥學文獻。
 
對于中醫藥學術的固有歷史優勢,急待我們去發掘,擷取其精華,推陳出新,使之轉化為現實優勢,促進中醫藥學術的發展。經過創造性的轉化研究而充分發揮中醫優勢的典型代表就是青蒿素的研制成功,獲得了2015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和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距今1700多年前我國晉朝醫藥學家葛洪所著《肘后備急方》第十三卷治寒熱諸方中第二首方“取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漬,絞取汁盡服之”,500多年前明代李時珍《本草綱目》卷十五明確提出“青蒿生搗汁服,治瘧疾寒熱”。1972年屠呦呦從中提出其主要成分針狀結晶為帶有過氧化基的半萜內酯,命名為Artemisinin即青蒿素。1979年經臨床證實青蒿素對各種瘧原蟲紅細胞內期有快速而強大的殺滅功效,無明顯副作用,對于間日瘧和惡性瘧效果特好,且可通過血腦屏障治療惡性腦型瘧疾,多年來治愈亞非各國數百萬瘧疾患者。又如80多年前我國藥理學者陳克恢對于麻黃的有效成分麻黃堿(又稱麻黃素)的研究,當其成果論文發表于J·pharmacol雜志后,才感嘆說:“若能于事前得知《傷寒論》太陽病篇的有關記述,則可使研究工作少走許多彎路”。再如《黃帝內經》中“腎開竅于耳”理論,現經研究發現二者在解剖結構、局部酶含量等很多方面都有相同之處。如耳毒性氨基苷類抗生素同樣具有腎毒性,某些對腎功能影響較大的利尿劑亦可引起人體或實驗動物的聽覺障礙。一些神經性耳鳴重聽的患者,西醫治療比較棘手,而中醫經過補腎治療同時耳病減輕或消失。又如近來有人報道用疏肝法治療陽痿患者,并以之為創新。然而《黃帝內經》早已提到該病與“肝”有關,《素問·痿論篇》曾指出“入房太甚,宗筋弛縱,發為筋痿”“筋痿者,生于肝,使內也”。
 
在中藥與方劑文獻領域,唐代就擁有世界上第一部國家藥典《新修本草》。宋代有相當國家藥品標準的《太平惠民和濟局方》,其中不少名方制劑沿用至今仍療效確切,使用安全。明代朱棣、滕碩、劉醇等編著《普濟方》共輯錄中藥方劑61739首,堪稱醫方之大全。上世紀20年代謝觀主編《中國醫學大詞典》稱其“古之專門秘術,實藉此以有傳”。再看今日之中藥有效制劑,如治瘧之蒿甲醚、治急性高熱等之清開靈、治冠心病之速效救心丸等,均不同程度地源于古代醫藉。現代運用最新技術如化學分離分析、分子藥理、血清藥理、腦脊液藥理、基因組學、蛋白組學等對中醫名方進行了多方面的研究,逐步顯示出這些有效方劑的潛在優勢。
 
中醫學術之現實優勢
 
中西醫學各有優勢,不可一概而論,二者診療觀念有異,操作方法不同。中醫治療許多疾病,特別是慢性功能紊亂性疾病,予中藥疏調人體氣機,治療多可獲得良效。云嶺中醫疏調學派常用疏調氣機、疏肝解郁、健脾補腎等為主之法治療自主神經功能紊亂癥、更年期綜合征、抑郁癥、疲勞綜合征等;用健脾開胃法治療小兒厭食癥等;用疏調養心安神法治療頑固性失眠;用疏肝和胃法治慢性胃炎;用疏調養血祛風法治慢性頑固性蕁麻疹等,均收到較滿意效果。
 
另據近年的臨床觀察和實驗研究,中醫在顧護“先天腎、后天脾”的基礎上實施整體調節治療的思想,在防治和處理難治性疾病、復雜性疾病、功能性疾病等方面有優勢和特色,值得重視。例如補腎法,由于中醫理論中腎的功能大體上已涵蓋了現代醫學神經系統、內分泌系統、免疫系統的功能,補腎藥物可對下丘腦為中心的眾多分子網絡群進行調控整合。因此該法對于再生障礙性貧血、子宮內膜異位、卵巢早衰、免疫性不孕、習慣性流產等疾病顯示出治療優勢。中醫藥健脾、補腎、益氣、和血等增強人體自身抗病能力的扶正培本療法,對于癌癥患者的治療能不同程度地使癌瘤的生長得到控制,不適癥狀減輕,生命延長。經研究提示中醫藥扶正方劑可以調節細胞免疫功能,抑制惡性細胞增殖,誘導癌細胞凋亡。丹梔逍遙散對抑郁癥的的療效與馬普替林(maprotiline)相似,但無后者之膽堿能阻斷和誘發狂躁癥可能性等毒副作用,此方加味可以通過增加腦內不同區域內血清素、去甲腎上腺素、多巴胺的含量而起效。
 
中藥亦具有抗病毒性疾病等優勢。對于感染艾滋病毒,中藥治療明顯較西藥安全,且能在一定程度上促進免疫重建并改善臨床癥狀,減少機會性感染或延緩艾滋AIDS之發病等。張震于2006年親手擬定的用于艾滋病治療的兩個復方制劑,至2016年12月底已治療該病患者11000多例,使接受治療者CD4+T淋巴細胞數有所上升,臨床癥狀有所緩解,生存質量改善,且未發現不良反應,取得了較好的社會效益,是國內目前治療艾滋病常用的中藥制劑。
 
彰顯特色,弘揚優勢
 
特色一般是指某一事物獨有的,優勢則是關于該事物在某些方面足以超越、勝過其它同類事物的有利的態勢,二者通常是互相聯系的。所以對于中醫藥我們要彰顯的特色應是具有優勢的中醫藥理論與實踐特色,發揚其具有特色的歷史優勢與現實優勢,并有所創新。
 
中醫藥學是東方醫學的杰出代表,具有古樸而先進的思想理論。中藥是在中醫理論指導下用于治療疾病的藥物。當前人類醫學面臨的挑戰之一是慢性難治性疾病,如免疫功能異常、惡性腫瘤、代謝失常等。這些疾病一般皆宜給予多基因、多靶點、網絡化的調治。西方在還原論思想指導下的單靶點常規治療,實難應對多因素導致的復雜疾病。中醫藥治療采取的天然藥物復方制劑,其本身具有結構上的多樣性和多成分性,這也是中醫治療用藥的特色和優勢。尤其是所用天然的植物、動物及昆蟲類藥物,在生物進化的過程中便自然地賦予了它們較好的生物之間的相融性,使其藥理活性成分與人體的靶組織細胞易相匹配而有別于化學合成品。另外,中醫學在整體觀念、陰陽平衡思想指引下復方用藥,可多靶點、多層次地對病體進行綜合調治,對于復雜難治的慢性病具有治療優勢。
 
近年來,國家的關注、政策的支持,中醫藥迎來發展的大好時機。為了進一步發展好中醫,還須動員更多力量的參與和投入,群策群力,才有廣泛的基礎和聯動的效應。凡是對中華文化信心堅定,熱愛中醫學事業的中醫同道,均須練就用中醫藥治愈病人的過硬本領,掌握辨證論治核心技術的真功夫,知曉現代研究中醫的方法,在履行診療任務的同時積極主動加入研究行列,遵循中醫藥發展規律,堅持繼承與創新,發揚中醫藥學的特色和優勢,正確運用現代科學技術,在促進中醫藥理論與實踐的發展創新、振興中醫學的奮斗中做貢獻。
 
(云南省中醫藥研究院和麗生、趙霞、田春洪、楊小潔、田原整理)
Tag標簽: 中醫(193)

猜你感興趣

天天捕鱼赚钱技巧 上海时时乐彩经网 2016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安徽11选五开奖走势图 每天股票涨跌的原理 吉林快3走势图网易 广东36选7开奖走势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 广西十一选五玩法介绍 贵州体彩11选五遗漏走势图 河南快3历史开奖结果400期 广东11选5计划公式 股票配资利息 拖码视频 北京赛车开奖时间 上海快3遗漏 炒股软件十大排名